即墨森💨

#Sketches Pro#🐷哼哼

#Sketches Pro#🐰

#Sketches Pro# Crazy Rabbit🐰

长夏2015

长夏:

长夏2015 å¯†ç : u74r




你们好,我现在还是二零一五年的长夏。


这是这一年以来所有完结的短篇+中篇,包括一点被我删除了的文。


勉强第一份新年礼物么么哒~


考虑到有些人的百度云升级后不能解压所以这个是文件夹形式哒。里头一共29个txt!如果有错别字请忽略。




2016年一起继续喜欢凯源呀。


爱你们!

-Perhaps love-[C8]

流质蛋黄:

前线凯x前线源


wjk外表高冷内心逗比,wy吃货冒失小聪明


轻松愉快暧昧向~


不定期更


前文1-2 3-4 5 6 7


-------------------------------------------------------------------


王源视线僵在屏幕上最后那行白框框,心里活动如下:


草尼玛草尼玛草尼玛草尼玛草尼玛(有限循环333次)       


大脑仿佛被抽空了氧气一般停滞了思考能力,王源在勉强接受了这个现实后瞅着屏幕呆愣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不知该作何回答,大约10分钟后,手心中的机子终于震了一下


‘活着?’


‘恩,这本书不错。’


‘回的挺快的嘛,刚才装死?’


王源暗暗责备自己的大意,回了句‘你加我干嘛’


‘你酒店钱不要了?[抠鼻石]’


王源这才想起还有酒店钱这回事,但想起那天王俊凯也没睡那儿,还替自己解了围,还对自己……王源赶紧命令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不用给了,就一晚而已,你源哥不差钱’


王俊凯无意识地轻轻舔了下左边的小虎牙,心想这小屁孩顶着张可爱的白团子脸还硬是逞能要耍帅……


得治。


‘噢?心疼我的钱啊[乖]’


‘这么同志,说话不要这么奇奇怪怪欧凯?’


‘你都说我同志了,说话能不奇怪吗?[微笑]’


王俊凯光想到王源被他三言两语逗弄地两脸胀红就忍不住发笑,事实上另一头的王源哪里只是脸红,都高烧了,直接一个手抖拨通了陈季的电话。


“大姐,我跟你说个不得了的事……”


“你先闭嘴,你小子真的期中期末一起挂吧,你这什么人品啊,我真的要被你气哭了。”


王源没想到王俊凯在自己老姐地心里已经占据了这么重要的地位,只不过是一个关注语气就这么激动,要是跟她说王俊凯是同志……


“只不过一个Karry而已,你至于……”


“谁还有心思跟你说Karry啊,你到现在还没刷微博?”、


“啊?你在说什么?”


陈季被气地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你,被官博抽中,和JIN去泰国,三天三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凭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源赶紧掐断了陈季的鬼哭狼嚎点开微博,


@Clavichord-Jin: å¸Œæœ›ä½ ä»¬ä¸è¦å¤ªå«‰å¦’[微笑]很期待和我亲爱的粉丝愉快的三天三夜!//@Clavichord组合:重!磅!惊!喜!我们在上次抢到了了组合官方豪华钻石限量版马尔代夫全套生写的250位粉丝中随机抽取了5名粉丝与Clavichord五名成员在泰国共度美妙的三天三夜,此次活动是盛世公司与@思葱影视@ChicW杂志官方合作的旅游真人综艺纪录片。请以下幸运的五位粉丝根据官方商城的ID与商城客服联系,感谢你们的陪伴,期待你们的参与。Clavichord和你再high三天三夜[爱心][爱心]。


王源瞄了眼自己的ID,又看着组合评论底下排山倒海涌来的粉丝大骂公司二百五,下一秒精神分裂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运气太尼玛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掩藏不住炫耀的心情又一个电话拨给了陈季。


陈季在听了他整整哈哈哈了一分钟后怒吼了一声滚就把电话挂了。


当初买写真前陈季就听到别家有私料说这个写真非抢到不可,所以即使写真高达1210一本,陈季和王源也毫不迟疑地找了代拍抢到了两本,现在看来,陈季的钱全当贡献给减肥事业了。


王源兴奋够了后,赶紧联系客服直接拿了公司的电话,出发日期是在一个星期后,全程基本都由赞助商承包,只需要带好自己的必备行李即可,必要的合同也是要签的,详细的事宜需要王源后天亲自公司来再说。


王源在电话一端除了好什么都不会说了。


挂断电话后王源还有好一阵时间整个人犹如陷入云端一般晕晕乎乎的,掐了掐自己软糯糯的脸颊,感受到痛后才确信自己不是在白日做梦,两眼发直的对坐着墙壁恍惚地看着时针嘀嗒嘀嗒吃力地转动着齿轮,只觉得时间就像佝偻的老人走的实在太不心急,而心急如焚的自己只想推着他跑。


手机连震两下,王源才好像想起什么。


‘活着?’


‘还是死了?’


‘就像被人扼制住了咽喉,却又在断气的时候及时抽回了手’


‘吃药’


‘刚磕过了’


‘爽吗?’


‘太尼玛爽了!!!!!!!!!!!’


‘小孩子说话不要这么粗鲁’


‘我21了ok?在美国都可以喝酒了’


‘好好好了不起,话说你还不打算回关我?’


王源忍不住白眼这人怎么这么幼稚,奈何心情太灿烂,手速点进K&JIN的主页,左下角刚显示互相关注,王俊凯就发来微信,


‘这才像话[乖]’


‘[拜拜][拜拜]’


王源把手机丢在床上,开了电脑开始专心致志地修图,那是一张Jin垂头对着粉丝区双手合十的照片,王源觉得这时的Jin如同天使一般虔诚地诉说着无声的感谢。


@NIJRoy: å’Œä½ æ‹¥æœ‰ä¸€æ ·çš„期待@Clavichord-Jin


[图片]


王俊凯盯着这张图,王源的脸不知不觉浮现在脑海,


 




[草稿]我也,很期待。








这两天有assignment不更了,希望你们能明白我最后一句的意思。




9

-红眼-[C19]

流质蛋黄:

王俊凯年少成名小说家


王源学生时期同班同学,异父异母同居,成年变为王俊凯的代笔作家。


两人心里复杂纠结,故事也相爱相杀,HE,近期努力周更


成年阶段部分参考日剧代笔作家。 


前文1-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前情提要:我来当你的笔 


----------------------------


空气弥漫着湿润的水气,只是日渐温热不少,原本厚实到让人迈不开脚的积雪不知何时销声匿迹,取而代之的花蕊绽开在枝杈,连伴着绿叶衬着世间万物丛生的样子。王源平日鲜少出远门,对温度显然不够敏感,这次在外面走得久了,才发现自己的外套有些多余。


王源昨天跟王俊凯提到自己很久没回去了, 


 â€œæˆ‘想回家看看。”


他笃定王俊凯会答应。


 â€œç¥¨ä¹°å¥½äº†å—?”王俊凯原本落在电脑屏幕的目光转移到王源脸上。


“嗯。”


“什么时候的?”


“明天。”


“你去吧。”王俊凯如王源所料毫无迟疑。


王源离开之前回头留了句:


“我会尽早回来的。”


 


这几个月王源替王俊凯发表了一本小说和一篇连载,每本光首周销量就高达60万本,网络上讨论的程度更是达到了万人空巷的程度。有次王俊凯的车路过最大的书城,王源要他停下,


“你陪我进去看看。”


王源站在他几个月前曾站过的位置,盯着那块引人侧目的排行榜,王俊凯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面墙。


“你满意吗?”王俊凯开口。


“王俊凯你看他们,每个人都拿了一本。”王源答非所问着,沉静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借用的不论是名还是才,现在那里都是我们的书,现在他们都在看我们的书。”


“你告诉我,还有什么算得上满意?”


美其名曰的自尊永远无法填补落差造就的沟壑,人一旦品尝过充盈心口的虚荣,便不愿将自己打回一无所有的零点。


被搁置在一角,被撤架,被打包退回,被人忽视的文字,这种空虚的滋味,王源再也不想历经第二次。


“王俊凯,”王源侧头迎上王俊凯的视线,指向前方,


“我们是共犯。”


 


相互之间已然心知肚明:走到现在这一步,谁又离得开谁?


 


一开始王源错过了回家过年,林芸是颇有微词的,但得知王源那段时间身体状态不好,外加风雪交恶的气候,从A城回去的事故也愈发频繁。林芸考虑到比起陪她过年,还是安全更为重要,所以见到王源平安健康地出现在门口的那刻,她便也不再计较,笑脸相迎。


一番嘘寒问暖后,王源拿了一堆给林芸买的填补家用的东西,外加一个丰厚的红包。原本作王俊凯助理的待遇就不差,代笔之后,除开房子免费提供,王源也能拿到每本书相应的抽成。


林芸掂量了下红包的分量,眼睛不禁微微泛红,


“你大了,有出息了,能回过头照顾这个家了,看来我开始的确不该阻止你回A城。”


王源一时不知该回什么,他从平日与母亲的联系就能得知柳菁菁回来后并没有把自己换工作的事情告诉林芸。


“等会儿菁菁会过来,她前段时间课业好像挺繁忙的,但定期还是会来关心我。”林芸望向自己儿子的眼神多了层意味,“现在这社会这样的好女孩不多了,错过了怪可惜的。”


“妈,我想先以事业为主,还有,我一直只把她当妹妹。”王源佯装没注意到林芸僵硬的神色,继续说道,“她很好,而我配不上她。”


林芸这些年旁敲侧击惯了王源一向见怪不怪,第一次正面回应反倒让她一时间措手不及。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们从没有在一起过?”


“没有。”王源没有分毫犹豫。“从头到尾是你们理解错了。”


林芸先前的笑容冻在脸上分外生硬,倏然一声阿姨打破了僵持的局面,柳菁菁带着一堆食材站在门口,“源哥回来了阿,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柳菁菁强颜欢笑着,抱了一堆菜快步走进了厨房,刚才的话她一字不拉的听完了,一进门眼泪便不受控制地顺着面颊滑落。


有些脆弱,时隔几个月再次触碰,依旧会觉得残忍。


“作孽啊。”林芸看着柳菁菁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


一顿饭吃下来都各怀心思,林芸50好几了,身子骨也一直称不上健朗,自从王源离开她去外地后,她面对离自己愈发遥远的儿越发觉得已经难以牵制,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她更是不想跟王源发生争执坏了气氛,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她不是不懂,只是面对有恩于她的柳家林芸实在是过不去愧疚的槛儿。


“菁菁多吃点。”林芸一个劲地给她夹菜。


“阿姨我都盛不下了。”柳菁菁笑得乖巧,“源哥才应该多吃点,也不知道平常吃的怎么样。”


“我没关系,你多吃点,最近好像瘦了不少。”


柳菁菁扒着饭,耳边听到王源这句,


是下一秒就红了的眼眶。


柳菁菁离开的时候王源主动送她出门,两人走了一小段路皆沉默不语,最终是柳菁菁让王源回去。


“阿姨最近身体不是大好,老毛病总是犯,你照顾一下她的情绪,多顺着她点,见一次面不容易。”


王源点点头。


“对了,我在书店看到你写的小说了。”柳菁菁从包里掏出那本印有王源名字,却鲜为人知的作品,“我看完了,是真的很好看。”


柳菁菁朝着王源笑的开朗,同时心底涌线出忽视不了的心酸,“你以前说得是对的,我一点儿不了解你。”


“我相信你你会有很大的成就的。”


王源注视着她,缓缓走上前摸了摸她的头,


“谢谢你。一直,都很谢谢你。”


“还有,对不起。”


 


王源只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柳菁菁提醒他后他对林芸的健康状态也敏感起来,注意到林芸的身体的确大不如前,有时候多做点家务活就捂着肚子出冷汗。


“妈,您最近按时吃药了吗?”王源搀扶着她上床。


“吃了吃了没什么大事。”林芸摆摆手,王源知道林芸的性子,苦了半辈子了,医院这种地方她是万分不想去的。王源无奈只能按以前的诊断每种药多买了点备在家里,平日里帮着林芸分担家务直到离开家。林芸在他临走前只嘱咐他安心工作,绝口不提柳菁菁和他的事。


 


返回A城,王源第一时间便去了王俊凯那儿商量新签约的作品,门铃按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应门,没想到王俊凯一开门就把自己吓到了。


“你怎么这副模样?”此时的王俊凯精神颓丧得很,黑眼圈吊在眼睑,头发也凌乱地耷拉在额间,模样十分狼狈。王源看周锐好像不在的样子,随口提了句。


“王博阳这个月在外地忙个评审大会,周锐去跟着他了。”王俊凯眉头拧了半天都不见放松,时不时就碾碾眼角。


“发生什么了吗?你精神很差的样子。”


王俊凯喝着刚泡好的咖啡心情稍微舒缓了点,他其实早些时日就有收到过莫名其妙的邮件,里面是一些血腥的图片或者是一些威胁的话,他最初只当作恶作剧便不以为然。哪想最近除开邮件有异常外,连手机短信都会出现让人费解的内容,最近三天更甚,每到半夜隔一段时间座机就会接到一个电话,接通后对方要不一声不吭,要不会传来一阵惊悚的尖笑。


王俊凯连续几天被折磨地寝食难安,他本想过要报警,但一不知道是谁在闹腾,二是自己近期风头正盛,很多事情也不好闹大怕扯上什么自己并不了解的利益纠纷,关键是这个节骨眼上身边刚好没人,王俊凯直觉对方是蓄意挑这个时候来惹事的。


“没什么大事,就是失眠。”王源回来让自己心安不少,但王俊凯并不打算让王源参合进来。


王源待在王俊凯身边也半年以上了,看王俊凯的状态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只是王俊凯既然不想说,他便不好多嘴。


王俊凯午休的时候王源去门口的信箱那儿把近期的信件取出来整理,平日里王俊凯的信件都是友人和公事,他是个注重隐私的人,读者的信件一般直接由出版社那边负责受理,外加他住的地方比较隐秘,王源一般不会看到太多信件。


可是这次却不同。


原本王源以为是自己一个星期不在所以才积攒了不少,等回房间细看才发现不大对劲。


王源拆开其中一封,才瞟了一眼便吓得立马丢在一边。过了好一会儿心神安定下来才有勇气继续读下去。


除开令人反胃和毛骨悚然的血腥图片外,最值得注意的是末尾那句威胁性的话语:


我会来找你的。


林林总总将近20多封,都是以同一句话结尾。


王源立马起身去隔壁房间找王俊凯,不出意料那人果然没法入睡。


“你被恐吓了?”王源拿着手中的信。


“你怎么知道?”王俊凯起身朝王源看了过来,眉头拧紧,“这是什么?”


“恐吓信。上面写着会来找你的。”王源不敢轻视这封信,认真地问到,“你得罪什么人了吗?”


“我从小到大得罪的人还少吗?”王俊凯冷笑一声,“想搞倒我的人多了去了。”


王源瞬间失语,半晌才试探了句:“要不要请保镖?”


王俊凯摆手,“这个小区一般人进不来你又不是不知道。请保镖也不可能给我24小时看在外面。我不想把事情闹大弄得这里人心惶惶,毕竟对方是什么人我现在也一无所知。”


“可是......”


“不是什么大事,”王俊凯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我并不希望把你卷进来。”


客厅的座机突然疯狂地喧嚣着淹没了王俊凯的声音,王源察觉到他的脸色立马难看了起来,第一时间判断这来电肯定有问题,便抢先一步接了。


“喂?”


那边没吭声。


连续问候了几声对方依旧一言不发,王源一脸茫然地注视着王俊凯,手一不小心按到了公放键。


突发一阵阵经过变声处理的尖笑令屋里的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


紧接着电话那头便传出怪异的声音。


“王俊凯,”电话那头有人说话了,


“王俊凯,等我。


“我马上就来了。”


“我来抓你了。”


一声声刺耳的语音回荡在空荡的空间内,王源顿觉自己每一根汗毛都在惊恐中颤巍,他立马把电话线拔了。


“这是什么,你每天都有接到?”


王俊凯的反应明显是被恫吓到了,瞪大布满血丝的双眼,半天才支吾出一句:“今天是他第一次说话。”


“多少次了?”


“总共大概,20多次。”


王源神色凝重,坐在沙发上思索了一会儿,起身看向王俊凯,认真地说道:


“这不是简单的恐吓,这人明显有备而来,你这段时间绝对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那我去哪儿?我不可以住酒店,新的签约很重要,资料都在这边我不能走。”王俊凯斩钉截铁地说,“而且我不能让合作的人发现我这边的异况。住酒店的话对方会起疑心。”


“我没说让你住酒店,”


王俊凯猜测到了什么,“王源你在开玩笑吗?”


“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王源顿了顿,




“住我那儿去吧王俊凯。”